2019年8月12日

探访忻口会战遗址:窑洞中的苦难与抗争

  忻州9月6日电 题:探访忻口会战遗迹:窑洞中的苦难与抗争

  作者 宋立超

  坐落在山西省中部云中山脉的忻州市忻口镇,自古便是战略要地,素有“晋北锁钥”之名。1937年,一场中国军民团结阻击日本侵犯
的大战再次让此地受到注视
,在那场会战中,日军大败亏输2万余人仓促
逃离。

  1937年9月底,日军第五师团和关东军一部共约3个师团、7万余人冲破中国军队内长城防线,奉令向太原进攻。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决议在忻口地区组织进攻。是时,朱德、傅作义、卫立煌、杨爱源指挥多路部队参战,历时21天的忻口战役爆发。

  阎系晋绥军、国民党中央军、共产党八路军均有部队参战的忻口会战,是抗战早期
华北地区作战规模最大、对峙时光最长、双方付出代价最高的一次战役,也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后两党军队合营作战最为胜利的战例,与松沪会战、徐州会战、武汉会战并称为抗战早期
的四大战役。

  77年后,古镇忻口青山依旧。昔时交战双方争夺的204高地遗迹已被森林覆盖。半山腰处,一座纪念碑掩映在绿树中。“忻口战役遗迹”几个大字下,有大众敬献的鲜花。

  108号国道贯穿全镇,在阔别
公路的山坳中,一个个窑洞次第出现,其中第9号窑洞为那时的作战指挥所。翻开木门,一股清凉之感袭来。只管历经77载,但洞中墙壁依然完整无缺。

  据介绍,遗迹共有20号47孔窑洞,用于指挥、贮备、医疗救护。每号窑洞大多三孔,从未修缮却坚固如初。“作为指挥部的9号窑洞,并排有同样的三孔,应该有惑敌之意吧。”管理员赵文祥老人说,良多有重要功效的窑洞延续了这一设计。

  绵延而隐蔽的窑洞成了全部
遗迹最具特征的景观。而除了在战役中发挥重要作用的47孔,在南怀化村中的窑洞则见证了中国布衣阅历的苦难。

  忻口会战中产生
的“南怀化惨案”就在此处。据史料记载,日军占领该村后,几天内搏斗700余人,1000多间房屋被烧毁。

  村后的山壁中,几孔窑洞也被村民小心保护。昔时,有数十名同乡曾躲在洞中,被日军发明后活活烧死其中。如今,只管痕迹已尽,但树立的石碑仍然记载着村民们的遭遇。

  “窑洞是那场大会战的见证,它不但
见证了日军的横暴,也见证了中国军民反抗外侮肉体。”65岁的赵文祥已守护这些窑洞40余年。他每天都来打扫。

  “这里的窑洞记载了历史,记载了中国人在抗日战争中阅历的苦难和进行的抗争。”赵文祥说,“硝烟虽已尽,窑洞却如警钟般给后世警示。”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imonsuh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