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12日

授勋:以国之名给老兵予胜者的尊严

  北京9月2日电 题:授勋:以国之名给老兵予胜者的尊严

  记者 傅艺明

  1933年10月4日,夏历八月十五中秋节,这一天的晚上,日本宪兵包围了中共黑龙江汤原县妇女委员、妇女协会主席金成刚的家。没过几天,金成刚被生坑在宪兵队后院的一口旧井,留下了15岁的女儿李在德。

  怀着对侵略者的仇恨,16岁那年,李在德成为了汤原游击队最年轻的队员,她在格节河加入了人生第一次战斗;18岁,她是西南抗日联军第六军的兵士
;19岁,在林海密营中,她和战友结为连理;20岁,一样是在西南的密林深处,她第一次做了妈妈,但因环境恶劣,儿子只存活了5天……

  如今,97岁的老人李在德居住在北京,是一名离休30余年的干部。作为西南抗联的老兵,她拿到了属于她的抗战留念章。

  2日上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、老同志、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留念章。取得奖章者既有曾在国、共两军加入过抗日和平的老战士,也无为抗战成功
作出进献的海内外爱国人士。

  家国不亡必有英豪所在。70年前,拿起兵器加入民族解放和平的兵士
,他们在“维护中华民族永做自由人”的歌声中参军
,以至还没有经受过严格的训练就走上战场,视捐躯疆场为军人的光荣

  但是
和平后,并不是每个
老兵都可以取得他们本该拥有的尊严与荣誉――97岁的雷生友,7万人葬身之中的台儿庄战役的参与者,长期以来却靠蹬三轮车养活一家六口,而他只是抗战老兵群像中的一个。

  关爱与救助,是针对老兵的一项政策,它同时发起于民间与民间。2013年,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被归入社会保障体系,关爱抗战老兵的基金与网络论坛相继树立。

  但是
,对于那些未曾向死亡垂头的老兵来说,与生活救助一样首要以至更加首要的,是失掉以国家名义给予的尊敬,有老兵以至发出了“得此奖章,死可无憾”的感慨。

  如何看待老兵,一定程度上体现的是一个民族如何看待汗青。当“抗日和平”逐渐从一段汗青变为一个名词,愈来愈
多的人不再熟悉这场和平的细节,老兵的存在便是汗青最实在的见证。让老兵的进献失掉尊敬,正是保存民族影象、反击“否定侵略”的最好方式。

  因此,若是留念和平反而疏忽浴血奋战的兵士
,那么这种留念既无助于汗青的传承,更加失去以史鉴今的原本意义。让和平留念回到以尊敬个体价值为核心的平台上,让每个老兵的价值失掉珍视,这才是留念的应有之义。

  除2日的授勋之外,3日的阅兵式上将出现老兵方阵,他们将代表老兵群体接收整个国家的致敬,这将是对他们在和平中勇敢
行动
的最大认可,一样也是对战死疆场
的英豪的最大致意。

  一样值得关注的是,此次取得奖章的职员,除曾在戎行中退役的兵士
外,也无为和平成功
作出进献的海内外爱国人士及国际同伙代表,这意味着所无为民族解放事业付出过起劲的人士,都将失掉一致的礼遇。

  抗日和平之成功
是全民族抗战的成功
,海外侨胞亦付出了巨大的牺牲。今天,给予他们一致的成功
者的殊荣,既是对这种进献的尊敬,更可被视为全民族团结一致的“抗战精神”的再一次传承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imonsuh.com